亚亚图雷:我没说过不来中国,也没说过要离开中国

亚亚图雷:我没说过不来中国,也没说过要离开中国

亚亚图雷:我没说过不来中国,也没说过要离开中国

虎扑11月4日讯 近日,前曼城名宿,青岛黄海外援亚亚图雷接受了国内媒体“西北望看台”的专访。专访中他对大多数球迷议论的“怎么都不会来中国赚钱”进行了回应,并且表示我没说过不来中国,也没说过要离开中国。

回应球迷议论纷纷的“怎么都不会来中国赚钱”

亚亚图雷:这个是我以前经纪公司的问题,他们自作主张,代替我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回答了这个问题,然而这是跟我的想法不同的。就算我不来中国踢球,我也会去到任何地方踢球,甚至还可以回到我的家乡科特迪瓦。不来中国踢球这样的话,都是来自于之前的经纪公司,是他们导致这样谎言产生的。

谈论下赛季的去处,据法新社前一段时间对图雷的采访,他将在完成本赛季中甲比赛后结束中国之旅

亚亚图雷:这可能又是一个沟通上的误会,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不太愿意和媒体交流的原因。我当时只是说我要结束在中甲的一个’challenge’,还提到了要去打中超的机会,我只是说可能,但我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一年会发生什么啊。对我来说,作出来中国踢球的决定是很困难的,但来这里踢球这个机会也是非常难得的,这段经历在我职业足球生涯以及人生中都是非常重要的。

聊在中国的感受

亚亚图雷:哈哈哈,有的食物太辣了,吃多了上厕所会比较频繁,会感觉热和不舒服。说到食物,我之前在伦敦、摩纳哥也在吃中餐,所以对于我来说中餐并没有给我造成困惑。至于我喜欢的食物,唔…唔…吃过几次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真的忘记了。之前我也待过一些国家,像希腊、西班牙、英国,主要还是文化方面的不同。这里更多的孩子都是在学校,像我的家乡科特迪瓦,4、5岁的孩子通常在踢着球,但这边4、5岁的孩子都已经在上学了,这可能是我对中国目前最大的一个感受。

评价中甲联赛

亚亚图雷:我来了差不多四个月,没有到一年,谈论这个问题还是有点难度的,我可以这样说,球队对我都不错,人都很好。在中甲联赛当中,我觉得跟我之前踢过的顶级联赛还是比较相似的,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在心理上。我刚来的时候球队也是处于一个领先的位置,当时来的时候很多新闻都是在说我要退役了,但是对于我内心来说还是一个挑战,我还是想挑战一下,我也不想放弃足球。至于联赛的水平,我不能直接做一个比较,因为每个联赛它都有一个不同。唯一不同的是,区别于欧洲联赛,中甲联赛的竞争力与欧洲的几大联赛可能会有一个差异,略显弱一些,竞争力弱一些。因为我之前踢过第一等级的联赛,比如西甲、法甲、英超这样级别的,踢得也都是顶级的球队,这也是一种不同的体验,可中甲联赛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也不是一个比较简单的联赛。

关于在中甲的表现,并不如外界所想

亚亚图雷: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当你刚开始融入球队的时候,队友不了解你,你也不了解他们的怎么踢球的,你说的这样一个阶段是非常困难的。随着时间的推进,他们也会更多的了解我在巴塞罗那和在曼城是怎么踢球的,这是一个磨合的过程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融入了他们,他们也融入了我。我来的时候是我们球队最重要的一个球员受伤了,我相当于是半程过来的,对于我来说,最好的话是应该先度过一个冬训的时候,这样有时间去进行调整。从我个人来说,我不太喜欢半程加入一个球队,这需要先适应。

谈中超联赛

亚亚图雷:在中超联赛中有我认识的许多朋友,中超的机会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我想了解一下中超联赛,我想知道中超联赛是怎么样的,我想更多的在中超联赛中表现一下我的实力。北京国安、广州恒大(的外援们)以及上港的胡尔克和奥斯卡,这些外籍球员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总的来说,中超联赛的进步非常大,每年都会有这样的大牌球星来,包括一些重要的教练。我是非常享受和这样世界级球星的对抗,我也很期待,对于这样的比赛我也会抱着享受的态度去做的。

谈中国职业联赛的未来

亚亚图雷:中超联赛以及中国联赛的水平在短期内会有一个巨大的提升,像来自西汉姆联队的阿瑙托维奇这样的球星效应。

谁是中国最优秀的球员

亚亚图雷:我在中国看英超和法甲比较多,不看西甲,所以确实不知道你们说的武磊是谁。最优秀的球员嘛,宋翔宋翔!(青岛队队友),当他意识到好像记错了名字后,自己咯咯的又笑了起来,高翔,应该是高翔。

来到中国,会不会有其他巨星级的球员向他打听中国足球的情况

亚亚图雷:并没有人说想让我带他们来中国踢球的,不过确实有很多人问过我在中国踢球是什么样的感觉,当然,大家都知道,中国基本上是我足球职业生涯最后一站了,所以大家不会有过多的谈论。

如果给一个机会,能将三名效力过球队的队友带到青岛,会选择谁呢?

亚亚图雷:如果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的话,我想把所有的人都带过来,阿奎罗、特维斯、费尔南迪尼奥,对于我来说这个选择实在是太难了,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球员。如果让我只选择三个的话太难了,我想把他们都带过来。

 

 

(编辑:姚凡)